40多年来,安藤忠雄创作了英国伦敦泰特现代美术展览馆、韩国国立博物馆、罗马教区教会、圣保罗大教堂圣台等近150项国际建筑作品与方案。他将建筑视作参与社会的最有效手段。他说上海要办世博会,仅仅做一些有趣的建筑是不够的。安藤忠雄认为,对上海这么大的城市而言首先应该解决交通和环境问题,而不是仅仅造一些有轰动效应的建筑。

安藤忠雄在上海的项目一个接一个,上海是他到得次数最多的中国城市。尽管对上海印象不错,但对缺少顶级建筑师作品的上海建筑,却没什么好印象。矶崎新2002年参加上海双年展时,批评上海建筑是胆小鬼。而安藤忠雄则说:“我们看到的上海建筑,没有多少是属于上海的。”他认为症结在于上海发展和城市节奏比较快,出现了快速的城市发展状态。在这样的高楼丛林里,无法看到是在哪一个城市。建筑本来是辨别城市的一种记号,但现在这种记号的作用在消失。惟有外滩建筑入了他的法眼。“我们在上海做的项目,要与上海的历史对话。我希望做的建筑是能反映当地原有的环境,能够形成强烈的共鸣的这么一种建筑形式”。上海国际设计中心是安藤忠雄在上海接的第一单活儿。安藤忠雄建筑设计的高度通常不会超过十二三层。而这一次,主楼有24层,高达99米,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挑战。但上海国际设计中心作为上海第一幢造型不对称的高层建筑,人们却有些失望,认为安藤忠雄的设计水平不如从前。

安藤忠雄绝对是位人本主义者,他反感商业建筑。他指出:如火如荼的“现代建筑”,让我们失去了人类最重要的场所——“风景”。安藤忠雄认为现在中国的建筑设计急需考虑环境,否则建筑物就会是毫无意义的复制品甚至是垃圾。安藤忠雄对环境保护的关注,往往让他更像城市建设规划师。他说俯瞰东京城区除了林立的高楼,还是高楼,看不见一草一木。安藤忠雄用东京的发展,提醒今日的上海,希望上海不要重蹈东京的覆辙。

2009年年底,安藤忠雄设计的上海建筑文化中心在嘉定马陆镇奠基,仍然沿用混凝土外观,外形则是两个长方形。3层高、5000平方米大的建筑周围有葡萄种植园,还有河流穿越。安藤忠雄想将建筑和环境融合的试验带到上海、带到中国——安藤忠雄为上海设计的首座“水景剧院”嘉定·保利大剧院将于2010年6月动工,2013年年底竣工。这座投资7亿元人民币、有5万平方米的大剧院,让人更多期待的是剧院与水景,建筑与自然、环境的呼应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