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互联网和流量的普及,使用户碎片化的阅读习惯,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,短视频成为更便捷的内容展示形式。

中国视频业态的起源,最早可追溯到2004年,历经14年的发展蜕变,由最初的20分钟微电影到15秒短视频,经历了三个重要阶段。

在第二轮融资时,张朝阳考虑到在中西文化中,狐狸象征着机敏、灵活和聪慧,而这些特质也符合搜索引擎特点。

搜狐推出的新闻及内容频道,奠定了综合门户网站的雏形,开启中国互联网门户时代。

到2004年底,网络视频在世界范围内兴起,搜狐顺应时代发展,成立搜狐宽频,就是后来的。

2005年,在海外待了9年的王微,看到“播客”,萌生了创业的想法,喊出“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”的口号。

当时,没有Youtube,没有可借鉴的成功案例,更不知道视频网站有没有前途。

4月15日凌晨,王微和开发工程师,两人瞪着电脑屏幕,犹豫到底要不要发布土豆网。

有意思的是,优酷的名字是创业团队投票出来的,寓意帮助用户在网络上找到最酷的视频。

十多年的职业生涯,为古永锵积累了强大的资源,他只用了一年时间,便让优酷迅速发展为国内视频网站的前列。

2005年底,网络短片《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》爆红,这部时长20分钟的视频,当时下载量击败电影《无极》,被公认是微电影的雏形。

随后《青春期》系列、筷子兄弟《老男孩》等涌现,不少知名导演、演员以及大量草根拍客加入微电影大军,无数网友也拿起DV、手机开始拍摄、制作。

微电影推动了短视频的草根化,培养了网友利用碎片化时间拍摄、制作、上传、观看的意识。

经过3年沉淀积累,智能手机和4G网络的普及,解决了流量制约,用户碎片化阅读习惯的养成,支撑了移动短视频应用的出现。

腾讯推出短视频应用“微视”,百度推出“好看视频”,360推出“快视频”,土豆转型短视频等,短视频进入百家争鸣的状态。

互联网巨头入局,秒拍和微视的出现,视频时长从20分钟演变到15秒,宣告了移动短视频时代的到来。

经过两年沉淀,一下科技完成2500万美元B轮融资,获得了充足的资金储备。

2013年8月,正式上线产品秒拍APP,让用户可以拍10秒短视频上传到平台。

秒拍借助新浪微博的支持,成为新浪微博手机客户端内置应用,并且邀请众多明星大腕入驻,迅速将用户量级推至千万级,迎来短视频领域的第一次大爆发。

可是好景不长,2014年5月,正准备C轮融资的秒拍,遭遇了美拍的一次重击。

这款美图秀秀推出的新产品,正好迎合用户想要拍照更美的心理,主打视频特效、人像特效等功能,深受年轻人喜爱。

上线天蝉联App Store免费总榜冠军,并成为当月App Store全球非游戏类下载量第一名。

秒拍邀请众多明星大佬在微博上接力“冰桶挑战”公益活动,72小时内,就有122个明星使用秒拍发布冰桶浇身的视频,活动共计有2000位明星参与,秒拍的日活用户达到200万。

“冰桶挑战”不仅让秒拍再次火遍全网,更让秒拍完成了C轮5000万美元的融资。

它类似德国Dubsmash的短视频应用,通过提供现成的场景、剧本,刺激用户对口型表演,吸引用户参与。

没想到,小咖秀上线两个月,便冲到排行榜第一名,同年8月,日活达到500万,日均原创短视频达到120万条。

一下科技C轮投资人周炜说:“我本来认为短视频需要两年才能爆发,小咖秀让这个时间提前了。”

2011年3月,程一笑从人人网出来之后创立了GIF快手,最初用来制作和分享GIF图片。

当时,何炅把与汪涵的多张合影拼接成GIF动图,在微博、QQ空间等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。

最初两年,GIF快手积累了超过90万用户。因为办公地点在天通苑一带,大家叫程一笑为“天通苑张小龙”。

2013年,宿华在视频广告系统和搜索引擎两次创业失败后,经投资人介绍,认识了想要做视频社交的程一笑。

两人第一次见面约在北京一家酒店,从晚上七八点一直聊到凌晨两三点,程一笑和宿华的共同愿景,是让普通人分享自己的生活瞬间。

技术出身的宿华将“推荐算法”引入快手,针对每个用户不同喜好推荐内容,强调用户社区的运营。

快手以农村包围城市打法,悄然向三四线城镇及农村下沉,收获了大批“底层用户”流量。

到2016年时,快手通过短视频和直播,注重强运营和农村用户KOL的“特技”吸引大量关注,用户量超过3亿。

2013年8月28日,马化腾在账号“Pony”上传了一条8秒短视频,微视诞生。

腾讯推出的微视,主打PGC内容生产,并打通旗下的QQ、腾讯微博、微信等产品链。

用户可以将自己录制的8秒短视频,同步共享至腾讯微博、微信好友及朋友圈等,实现多渠道分发。

这一时期,微视有很多竞争对手,秒拍,美拍、快手、微拍、啪啪奇、微录等短视频内容平台。

微视依托腾讯流量,以明星撬动普通用户的运营思路,谢娜是明星效应的冰山一角。

在一条视频里,古灵精怪的谢娜头戴兜帽,面无表情地看了镜头四五秒后,突然绽出标志性的大笑:“哈哈,被骗了吧,你们以为这是图片来着吧!”

2014年春节期间,李敏镐、范冰冰、何炅等百位明星齐聚微视拜年,并在电视上轮播,为微视带来一波小高潮。

连续好几天,微视都保持在App Store前五位,日活跃用户达4500万。

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,以及美颜技术的提高,让直播成为了这段时间的新风口。

2014年,奉佑生意识到直播软件的巨大潜力,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第一个音频直播产品:蜜live。

但奉佑生并不满足于此,他果断停止蜜live的开发,准备做一个真正的全民生活视频直播软件。

2015年5月,奉佑生从一家海外公司购买了实时美颜技术,映客App正式上线,并且喊出了“你丑你先睡,我美我直播”。

奉佑生说:“创业总要敢于挑战未知,我做了十多年音乐软件,也没有等来真正的付费音乐时代,是时候换个方向了。”

当时,陌陌经历了上市前后的快速增长后,进入低潮期,用户增长缓慢。凭借直播,陌陌迅速扭转了局势。

2016年初,还只有几十家直播平台,但到年底,YY、虎牙、斗鱼、花椒等各种直播平台层出不穷,数量已经超过1000家。

2014年9月,一条创始人徐沪生,每晚“二更”时分,在微信公众平台“一条”上,推送一篇3~5分钟的原创视频。

于是,徐沪生决定让二更独立出来,2015年4月,成立“杭州二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”。

“一条”的做法,带动了众多媒体人涌入短视频行业,使得短视频市场开始向精细化、垂直化、多元化方向发展。

《三联生活周刊》 副主编苗炜创办了刻画视频,澎湃CEO邱兵辞职创办了梨视频,蓝狮子主编王留全创办了即刻视频……

2016年,主打资讯类内容的梨视频上线,不同于其他侧重社交功能的短视频平台,梨视频将重心放在了新闻报道上。

当短视频生产成为新媒体时代的常态,以中央电视台、人民日报、新华社三家主流媒体为代表的内容类机构,也相继入局。

随后《新京报》的“我们视频”、《南方周末》的“南瓜视业”、上海报业集团的“箭厂”,浙报集团的“浙视频”等,都陆续加入短视频行业。

短视频新闻,既为用户获取新闻资讯提供了新渠道和新体验,也极大拓展了短视频的内涵和外延。

从20分钟到15秒,短视频用更短的形式占据着用户的碎片化时间,未来,内容价值将变得越来越重要。

短视频平台去中心化的算法机制,拉低了明星和素人之间的距离,普通人通过一条15秒短视频便能一举成名。

大量优质内容,在VR、互动直播、视频电商等新领域为用户创造全新体验,丰富文化娱乐生态。

2015年初,papi酱,本名姜逸磊,跟大学同学霍泥芳开始在“TCgirls爱吐槽”的微博账号上发表短视频。

凭借张扬的个性、毒舌吐槽时弊调侃,短时间内迅速走红网络,人们开始喜欢爱吐槽、思维敏捷,经常以打电话的形象出现,嘴里上海话、普通话和英文无缝串联的女生。

短短两个月,她的微博粉丝量就超过400万,秒拍粉丝200多万,微信公号拥有众多10万+,打赏更是出奇的高。

到2016年,Papi酱一条广告价值2200万,更是将短视频的价值,推到了互联网内容创业的顶点。

随后,陈翔六点半、办公室小野、大胃王密子君、张大奕等相继成名,开启逆袭之路。

抖音去中心化的算法机制,切准了行业脉搏,迎合年轻群体的酷炫文化,15秒音乐短视频的模式,迅速俘获大批一二线城市用户。

这款今日头条内部孵化出的产品,其实在2016年9月就上线了,当时不叫抖音,叫

打磨了大半年,在产品层面加入头条最核心的算法推荐机制,保证内容分发效率,并改名叫抖音。

2017年3月13日,岳云鹏在微博上转发了一条,别人模仿他的一段短视频,视频下方带有“抖音”LOGO,第二天,抖音的百度指数便蹿升到2000多。

现在抖音与微信、微博并称为“两微一抖”,15秒时长,也重新定义了移动短视频的模式。

同期,今日头条还推出了火山小视频、西瓜视频等,通过不同调性的产品,定位不同喜好的人群。

巨大的流量让许多普通人获得了大量关注,然而不能转化成钱的流量毫无意义,短视频商业变现成为必然趋势。

广告、直播、电商等变现形式迅速铺开,利益驱动下,一部分人为了争抢用户时间,开始发布一些低俗、不雅或高难度动作视频,以博取关注,比如低龄孕妈炒作,模仿翻跟头动作导致女儿脊髓受损等。

政府逐步加大监管力度,约束内容乱象,规范平台运营,为行业的健康生态和可持续发展提供保障。

抖音、快手、西瓜视频、火山小视频等15家重点短视频平台,共下架删除各类涉嫌侵权盗版短视频作品57万部。

一些平台针对封禁账号建立黑名单制度,积极开展清理自查,删除涉嫌侵权作品。

更加规范化的运营和用户对视频质量更高的需求,也说明短视频不只是流量之争,更是内容之争。

即将到来的5G,网络不再是宽带,而是光纤,短视频行业将会重新洗牌,新的玩家会进场。

随着人工智能等技术的不断发展,未来短视频应用会在用户体验上增加更多AR、VR特效,智能化技术可以帮助内容更加精准地呈现在用户面前,实现去中心化的内容推荐方式。

海量的内容创作方和越来越多的平台,与终端之间的渠道需求增大,也决定了未来MCN机构在数量和质量上的不断发展与成熟。

今日的明星,明日可能很快跌落谷底,今日名不见经传的虾米,明日可能是顶峰上的王者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